一半浮生 作品大全
宋于:“我不是自愿的,法律上来说你不能强迫我。”唐续:“结婚证么,你想要我随时给你来一沓。”新婚之夜,喝醉了酒的唐续说:“过来。”宋于退得远远的,说:“不,你说过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唐续点起了烟,吐出烟圈似笑非笑的说:“你还真信?你见过谁家老婆娶回来只是个摆设?”某日,宋于问唐唐续:你那么喜欢孔四小姐,为什么不和她结婚? 唐续掐了烟,似笑非笑的扫了她一眼,说:“你脑子是被驴给踢过了还是电视剧看多了?真以为有人不要江山只要美人?”宋于曾以为,唐续就是一冷心冷肺的混蛋。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并不是冷心冷肺,只是他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别人。
最新更新: 第157章:无力
你又不是我的谁 作者:一半浮生 分类: 都市言情 0 人在读
初次见面,江光光就被程容欺压。 “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她求饶。 程容简一寸寸的靠近她,一字一句的说:“现在才求饶,是不是晚了点儿?”他似笑非笑的接着说:“我一向最喜欢成人之美,既然你那么想做我的人,我自然得成全你了。也好让你再出去招摇撞骗时名副其实,嗯?”尾音上扬,带着无限的蛊惑。 ——————————————————————————他是沿河无人不知无人不怕的程二爷,她只是在泥泞中挣扎的人。 明明知道不可能,却忍不住一点点靠近。直到有一天,他为别人戴上婚戒,她才蓦然醒悟。 她和他之间,从来都是云泥之别。从未改变过。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作者:一半浮生 分类: 都市言情 0 人在读
“顾世安,你不是想要婚礼么?可惜我不想给你。”领证的前一晚,陈效附在顾世安的耳边轻轻的说。 初次,她被他困在房里, “顾世安,你那么上赶着,不就是想被我干么。”后来:顾世安被陈效弄得下不了床,她威胁要去告陈效。 陈效边穿着裤子便挑眉笑着说:“去告吧,我不介意。弄得天下皆知更好,你这婚就更离不成了。”顾世安喜欢陈效的第十年,结婚了。 那时,她并不知道,结婚以后的所有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后来,她才知道,所有的感情都没有心甘情愿不要回应的付出。 得不到回报的爱情,在时间里千疮百孔,腐烂在那些开出花儿的爱情下,无人所知。 她叫顾世安,母亲起这名字的时候,是希望她能一世安稳。可她到底还是辜负了这个名字,在爱情里浮浮沉沉苦苦挣扎......
最新更新: 番外二:
哪怕多年以后还爱你 作者:一半浮生 分类: 都市言情 0 人在读
“生意么,和谁都是谈。多少钱一次?”他点着烟漫不经心的问。周合没有抬头,一本正经的说:“您救了我,我怎么能让您吃亏。”他挑眉,兴致盎然的看着她。 周合对上他的眼眸,诚恳的说:“以您这相貌,走哪儿都能飞上枝头。我一穷二白,自然是不能玷污了您。”————————————————————她曾以为,他是照进她阴暗的人生里的阳光。 直到最后,才知道,她所以为的爱情,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阴谋。
“生意么,和谁都是谈。多少钱?”他点着烟漫不经心的问。 周合没有抬头,一本正经的说:“您救了我,我怎么能让您吃亏。” 他挑眉,兴致盎然的看着她。 周合对上他的眼眸,诚恳的说:“以您这相貌,走哪儿都能飞上枝头。我一穷二白,自然是不能玷污了您。” ———————————————————— 她曾以为,他是照进她阴暗的人生里的阳光。直到最后,才知道,她所以为的爱情,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阴谋。
怀孕五个月,祁安落才知道男友已有未婚妻,自己竟是小三!他的未婚妻笑的温婉高贵:“安落,谢谢你替我们生下孩子,我们不会亏待你……”那时她才知道,所谓的爱情,从头到尾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她逃跑却被抓回囚禁,十月怀胎孩子终落地,一声啼哭后她却再没看见自己的骨肉!她拖着虚弱的身体在大雨磅礴的豪宅门前长跪不起,得到的却只是无情的驱逐。——————————————多年后,她已忘却曾经夺命的伤痛……“先生,你这么盯着我看,难道我欠你钱了!”酒会上,祁安落被英俊变态的宾客盯上,微恼的问道。男子长身而立,火辣辣的视线不曾移动。他轻摇杯中的红酒,薄唇轻启,慢条斯理的道:“不,应该是我欠你的……”
婚不及防 / 一半浮生 作者:一半浮生 分类: 都市现言 0 人在读
“家郃哥,那时候,你喜欢过我吗?” 董家郃轻笑了一声,“小时,到现在我依旧喜欢……你的主动热情。” -------------------------------------------------- 二十岁以前,孟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娇女。一朝家道中落,青梅竹马的男友抛弃她同别人订婚。他订婚当日,她心灰意冷的要与他同归于尽。他却早有准备,她反倒被他安排的人撞伤。 她被囚禁起来时才知道,原来,她只是她和他姐姐董芙萝之间的遮羞布。她万念俱灰,订婚仪式结束她被放出来,才知道父亲在她被囚禁时已于狱中身亡。 她被迫远走他乡。 --------------------------------------------- 孟时被余江阮用一百多万的古董豪气的讹了。 谈判破裂后她想逃,却没能逃脱。 -------------------------------------------------- 余江阮靠近她的颈边,笑眯眯的道:“还不起就钱债肉偿,什么时候还清,什么时候你就自由了,怎么样?” ------------------------------------------------- 为了让钱债肉偿合法化,余江阮玩味的让孟时和他结婚。 两人既是闪婚也是隐婚。同处在一个屋檐下,磨着彼此的菱角。 说好的还完债后放她自由,到了最后,余先生说话却不算数……
“顾世安,你不是想要婚礼么?可惜我不想给你。”领证的前一晚,陈效附在顾世安的耳边轻轻的说。 初次,她被他困在房里,“顾世安,你那么上赶着,不就是想被我......” 后来:顾世安被陈效欺负惨了,她威胁要去告陈效。 陈效边便挑眉笑着说:“去告吧,我不介意。弄得天下皆知更好,你这婚就更离不成了。” 顾世安喜欢陈效的第十年,结婚了。 那时,她并不知道,结婚以后的所有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后来,她才知道,所有的感情都没有心甘情愿不要回应的付出。 得不到回报的爱情,在时间里千疮百孔,腐烂在那些开出花儿的爱情下,无人所知。 她叫顾世安,母亲起这名字的时候,是希望她能一世安稳。 可她到底还是辜负了这个名字,在爱情里浮浮沉沉苦苦挣扎......
最新更新: 番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