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恶魔就在身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恶魔就在身边: 02901 好吧,我是杀手

    芮妮感觉,佩莱尼有朝着神婆发展的趋势。
    这完全不是在猜好吗。
    根本就是在预言。
    冰箱里真的有炸弹,而且还真的是一开冰箱门就爆炸的那种。
    陈曌觉得自己真的应了那句话,裤裆里掉那啥……
    这时候芮妮都已经相信了佩莱尼的话。
    “你真的是杀手?”
    陈曌笑着耸了耸肩:“我不想做更多的解释。”
    “芮妮,你将他绑起来。”
    芮妮此刻很心塞。
    感觉佩莱尼命令起自己很顺手。
    好吧,这次就暂且听她的。
    “绑结实了吗?”
    芮妮点点头:“绝对无法挣脱。”
    这时候,佩莱尼找来一把刀子。
    “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用这刀子一刀刀的将你的肉割下来。”
    “好吧,我说实话,你说的没错,我是杀手,我收了他的钱来杀你的。”
    “那么你之前为什么不开枪?”
    “你不是都已经给我找好理由了吗,何必再多此一问。”
    “不,我觉得你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
    “好吧,我觉得你们挺漂亮的,想着在执行任务之前先让自己过把瘾,这个回答你们满意吗?”
    芮妮气的脸都红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曌。
    佩莱尼冷冷的看着陈曌,突然举起刀子,朝着陈曌的大腿中间扎进去。
    陈曌吓得双腿一个紧缩。
    我去……吓死人了好不好。
    哪怕自己刀枪不入,冷不丁来这么一下也相当吓人。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陈曌最失态的一次。
    不过佩莱尼没有真的扎下去。
    她只是在吓唬陈曌。
    看到陈曌被吓得脸色惨白,佩莱尼还是有几分满足感的。
    “我都已经说了那么多了,不如也满足我一次,玩那个猜硬币的游戏吧。”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玩这个游戏?”芮妮问道。
    陈曌看了眼芮妮,又看向佩莱尼:“你相信神吗?”
    “为什么你和德科都喜欢问这个问题?”
    “一个不相信神的人,却拥有神的能力,真是奇妙的世界。”
    对于陈曌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佩莱尼和芮妮都听不明白。
    陈曌也不确定佩莱尼的能力。
    她的能力很像是阿拉丁神灯里的只要许愿就能实现。
    当然了,她无法扭曲别人的思维。
    可是她却能够凭空造物。
    陈曌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具有这种能力。
    还是说是一种类似的能力。
    先前的枪,还有那个黑色挎包。
    都是凭空出现的。
    这种能力就像是道家所说的言出既法。
    “你能不能说一句话?”
    “说什么?”
    “你就说,我要打败你。”
    “什么?”
    “你说,我要打败你。”
    “我要打败你?我说了,怎么了?”
    陈曌沉默了三秒钟,然后摇了摇头:“似乎不是……你刚才有这么想吗?”
    “想什么?”
    “打败我。”
    佩莱尼皱起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或者说你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自娱自乐,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打算满足我吗?”
    “我已经想了,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是吗?”陈曌有些失望。
    看来佩莱尼并没有真的强大到言出既法的地步。
    具体是什么能力,陈曌也有点闹不明白。
    “喂,你到底想要怎么处置我?杀了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快点动手。”
    两个女人似乎都快忘记他了。
    “还没想好怎么处置你。”佩莱尼说道:“可是这不代表你就是安全的,也许我会杀了你,然后将你人间蒸发。”
    “好吧,在你要杀了我之前,能给我开个电视吗,就这样绑这里,非常无聊的。”
    芮妮对陈曌非常无语,你给我们一点紧张或者害怕的情绪好吗。
    这样感觉,她们才是被动的一方。
    搞得她们很没面子。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最好给你的丈夫赵一个消炎药,他似乎有感染症状。”
    “我才不管……”佩莱尼看到沙发上奄奄一息的丈夫,又心软了。
    两个女人翻箱倒柜,终于找到消炎药。
    喂了消炎药后,拜拉伦萨德科的情况有所好转。
    陈曌百无聊赖下,打开电视。
    “电视怎么自己开了?”芮妮转头看向陈曌。
    陈曌被绑的好好的。
    遥控器也不在他的身边。
    电视怎么会突然打开的?
    “你们听说过这种传说吗?据说长时间没有人居住的房子,很可能会迷途的灵魂住进来。”
    “可能是太久没用电视,电视的电子元件受潮而引起的短路,不奇怪。”佩莱尼作为鉴定的无神论者,陈曌的吓唬根本就无法起到任何效果。
    “哦,真的是这样吗?”陈曌笑呵呵的看着佩莱尼:“我除了杀手这个身份,还兼职驱魔师,我看这个房子不干净,很可能会有事情要发生。”
    “你如果要吓唬我们的话,最好说一些靠谱的事情,比如说你杀过多少人,用如何残忍的方法杀死,这种话才有可能吓的到我们,如果你想说这个房子里有鬼之类的话,恐怕你只是在浪费口水。”佩莱尼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对陈曌的话相当的嗤之以鼻,根本就不相信陈曌的娿。
    “今晚的月色真美。”陈曌突然转头看向外面。
    “如果要将你杀了抛尸的话,倒是可以更方便。”
    这次轮到佩莱尼反过来吓唬陈曌。
    “差不多要开始了吧。”
    “什么开始了?”芮妮现在很紧张。
    她隐隐约约的嗅到了什么不寻常的气息。
    陈曌没有回答芮妮的话,而是说道:“你不应该来,原本你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还做了其他的准备?”佩莱尼也抓紧枪:“还是说,你还有其他的同伙?”
    “同伙吗,不算是同伙,以杀手的身份来说,他们算是竞争者。”
    “你是说,德科还找了其他杀手?”
    “呵呵……他可没找,不过是人家自己找上门的。”陈曌微笑的说道。
    突然,墙壁后面出现了一双黑漆漆的手掌,一把抓住面前的芮妮。
    “啊……”
    砰砰——
    佩莱尼下意识的开枪,击碎的那黑漆漆的手臂,芮妮也随之摔在地上。
    “真是漂亮的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