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第四百二十三章 真正的英雄心脏

    向坤知道,王警官和赵警官调查“八臂八眼怪物”,是顺带的、私下里进行的,而并非来自官方的授意。
    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证据,他们就算调查的方向正确也没有用,更何况,他们的方向本身也是偏的,甚至如果有需要,向坤还可以找时间用托梦的方式对他们的调查进行引导。
    所以他们俩借口咨询“导盲鸟”的训练,想要从“金闪闪”这里进行调查,向坤并不担心。
    至于他们进入专案组的情况,综合几天前两人意外在紫桓山发现米乔并逮回去“审问”的信息,同样也没有让向坤意外。
    他真正担心的,还是“小苹果”,或者确切地说,是小苹果通过连接“金闪闪”的感官,来感知外界的这个状态。
    救下一个试图自杀的“赌鬼”并不算什么,“小苹果”用的方式也非常地聪明,“金闪闪”表现优异,王警官和赵警官虽然会觉得有些奇怪,有些怀疑,但没有看到“金闪闪”,没有实质证据,就联系不到“小苹果”身上。
    达到了目的,又隐藏了自己,非常地妥帖。
    但这件事情,却让向坤意识到了“小苹果”通过“金闪闪”来感知外界的隐患。
    这个世界,毕竟不都是鸟语花香、风花雪月、热闹纷繁、家长里短的,藏在市井之中,藏在平和之下的,还有各种的污秽和罪恶。
    就像初一晚上,“小苹果”在湖边阻止的那件事一样。
    那天之后,向坤就对“小苹果”郑重地交代过,让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她是一个棋手,“八臂八眼怪物”就是她能动用的“棋子”,而“金闪闪”则是她用来下棋的“手”。
    她要把自己完全抽离出来,藏在棋盘之外,远远地操控,而不能自己步入棋局,陷入危险。
    向坤本来预计,“小苹果”应该很快就能“开发”出,让“金闪闪”独自就能引导召唤“八臂八眼怪物”幻觉的能力,由此让“金闪闪”这只“下棋的手”也能抽离出来,藏于幕后,可进可退,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顶多制造一些都市传说,不用担心被联系到“小苹果”身上。
    但很显然,“小苹果”现在还没能“开发”出让“金闪闪”独立“召唤”的能力,但她通过“金闪闪”获得的感知已经越来越强,探索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只不过这段时间,她大都是白天在父亲去学校的时候偷偷控制“金闪闪”出去浪,到处游逛,窥探外界,而晚上经常要和唐宝娜、杨真儿她们一起玩游戏或是录视频,即便有独处的时间,也没法派出“金闪闪”,而且“金闪闪”也习惯了这种“白天趴趴走,晚上蒙蒙睡”的作息,一到晚上就懒洋洋。
    所以“小苹果”暂时从外界窥探到的,除了环境类的感知信息外,和人有关的,基本都还是比较日常的信息。偶有一些冲突、争端,也都不是什么大事,她也不会太过注意。
    但一座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哪怕治安再好,也总是会有些阴暗面的,特别是到了晚上。
    就像今天晚上,她在让“金闪闪”窥听王警官和赵警官聊天的时候,也能恰巧遇见隔壁有人自杀。
    这次是正好有王警官、赵警官在,他们俩也正好都是非常机敏的人,正好t到了“小苹果”通过“金闪闪”给的“提醒”,所以解决的还算是比较完美。
    但如果没有王、赵两位警官在,如果“小苹果”没有办法阻止那个人自杀呢?
    这次遇到的是一个自己作死的烂赌鬼,如果遇到的是个无辜的孩子处在危险中呢?
    如果是其他更恶性的犯罪呢?
    向坤是个已经三十岁的成年人,他知道即便他现在有着各种可以说是“超能力”的强悍能力,也并不是万能,世上有很多事,是无能为力的。
    对于有些事情,遇见了,知道了,在保证自己和家人、朋友安全的前提下,能帮就帮,有人遇到生命危险,能挽救就竭力挽救,实在救不了,也不会太过苛责自己。
    就好像之前遇到那大巴侧翻的事件,他最终也只能护住车上一个小男孩幸免于难。虽然事后他也很讨厌那种在危险中看着生命消逝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不满于自己还不够强大,但并未太过纠结,他很清楚这就是人生的常态,之前的三十年,他经历过很多了。
    但“小苹果”和他不一样,“小苹果”甚至都还未满十八岁,还未成年。
    虽然天生失明,但家人把她保护得很好,她的心理还是相对比较单纯的,并没有见识过太多丑恶。
    而且她父亲是副教授,叔叔是刑警,道德底线也比向坤要高。
    很多事情知道了以后,就很难不去管,先不提管了以后暴露秘密和身陷险境的可能,单以她现在的能力,很多事情便是想管也管不了。
    就像今天的那个男人,如果没能阻止他自杀,通过“金闪闪”感知到这个人死亡的全过程,对“小苹果”的心理,一定会是个很大的冲击。
    更不用说,在黑暗中,在城市的某些角落里,肯定还会有一些更加残酷的事情在发生,以“金闪闪”的感知能力和飞行能力,加上“小苹果”和它之间越来越强的联系,感知到这些事情,只是早晚的问题。
    在通过“寄物感知”大幅提升听觉嗅觉等感知能力,甚至能通过“金闪闪”来扩展感知范围之前,“小苹果”的人生其实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很小就已经很懂事,知道尽量不要给爸爸、给叔叔、给周边的人添麻烦,一直会下意识地压低自己对任何事情的期望,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累赘和负担。
    但向坤所带来的“寄物感知”和“金闪闪”彻底改变了这一状况,她对环境的感知大幅提升,甚至能像鸟儿一样,敢知天地的宽广,自由翱翔,随心所欲——而从小到大,她不止一次在心里许下愿望,希望能变成一只鸟儿,自在飞行,看遍世间美景——现在她虽然还看不到,却已经能够“真切”地体验到。
    不单如此,她还和一些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维度的存在产生联系,能“召唤”它们帮助自己,就像有了超能力一样。
    最初时她对这些能力,对于感知到的“怪物”,还有些面对未知时的忐忑和担心,但在向坤的强有力背书下,在体验到感知的飞速跃升下,在实际地阻止了犯罪、帮助过了别人的情况下,她已经完全地接受了这些能力,甚至主动地去“拥抱”这个体系。
    这样的“小苹果”,对于进一步“开发”“超感物品体系”的相关能力,会有绝大的动力,对于掌握能力帮助他人,也会有极大的执念。
    她不会因为感知到了以前不知道的丑恶而退缩,也不会因为屡屡的帮助失败而绝望,她会恐惧,会害怕,会愤怒,会自责,但依然会很坚定地继续去做。
    她会逼迫自己变得更强、获得更大的力量,与“超感物品体系”建立更深的联系,“开发”更多的能力,以便更好地帮助别人。
    与此同时,她还会担心她的行为会不会暴露向坤的秘密,会不会给向坤、父亲、叔叔以及其他亲朋好友带来危险,会不会连累他们,所以她会进一步逼迫自己用更稳妥的方式来帮助别人,会不断地压榨自己本就聪明的脑瓜。
    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但她能够坚持下去,因为她本就坚韧的性格和精神,会在这个过程中被锤炼得愈加强大。
    她是那种身在黑暗却能给他人带去光明的人。
    她有着一颗比向坤更强烈的“真正的英雄心脏”。
    这是向坤通过感知刚刚“小苹果”对那“自杀事件”描述时的各种情绪反馈,结合之前给“小苹果”建立的认知模型,进行大量的模拟和假设推演出来的结果。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虽然这不一定是现实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但按照推演中既定的条件来看,出现的可能性很大。
    相比起来,向坤是个比较自私的人,他不希望“小苹果”过的这么辛苦,不希望她经历那些痛苦,至少不应该这么早。
    她才十七岁。
    十七岁应该是灿烂和欢乐的。
    但向坤也知道,他的引导需要技巧,“小苹果”聪明而敏感,说服的方式不能太过直接。
    如果是直接限制她用“金闪闪”感知外界的范围,或是不管感知到什么事情都不准介入,虽然她肯定也会很听话地答应,但却反而会在心里埋下种子,会让她更加不自觉地往那方向去努力,而且还会愈加地担心给向坤造成麻烦或困扰,在努力的同时会更加小心翼翼,会给自己越来越大的压力。
    所以向坤的方式,是正向引导。
    他先是肯定了“小苹果”和“金闪闪”救人的行为,夸赞了“小苹果”的聪明,“金闪闪”的敏捷,然后再从技术的角度提出了她那计划的不足和可能的隐患。
    虽然向坤没有直说,但聪明的“小苹果”,很快就意识到了,通过“金闪闪”去实现这些行动,其实会给“金闪闪”带来危险。
    于是探讨的方向,便转到了如何帮“金闪闪”提升自保能力,以及怎么样让“金闪闪”拥有不需“小苹果”在场,就能“召唤”“八臂八眼怪物”或其他“情绪所化的怪物”。
    讨论到了尾声,向坤告诉“小苹果”,他有个想法,或许可以尝试帮“金闪闪”做些提升。
    “我今天不是和你娜娜姐、小冰姐、真儿姐回海西了么?现在在剑州,明天就会去铜石镇,处理咱们那个兔肉饭馆,还有游戏的事,会待一段时间。你看看这周末或者下周末,找个时间和李教授一起过来玩吧,这边环境还是很不错的,旁边就是伍舒山景区。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样你就可以顺便带着‘金闪闪’过来,我试着看能不能让它多些自保能力。嗯,明天我再打个电话给李教授,直接邀请他。”
    “嗯嗯,好的!”小苹果有些高兴和期待地说道,又想起另外一件事,赶紧问道:“那……王警官和赵警官我要见吗?”
    “都可以,随你的意。”向坤说道。
    “唔,那为了安全起见,这段时间,我让‘金闪闪’都只在小区和附近公园飞就好,不要飞远了。”小苹果想了想,说道。
    酒店房间中,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夜景的向坤,听到这句话,终于是松了口气,露出了微笑。